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长白教育 > 文章 当前位置: 长白教育 > 文章

二十又余载,输了还有资本再战

时间:2018-06-11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 小 + 大

   二十又余载,突然觉得这是一个很是尴尬的年龄段。想要大为一番却又不得不束手束脚;想着终于可以随心所欲却又不得不被另一些条件所制约,想着想着还是想着。想的太多,想要的也太多,能做的不少,做的又太少,故而得到的必然少之又少。心气儿十足的高,现实的打压又十足的淋漓。年轻气盛中掺杂争强好胜和不服输的气焰。对于一切事情总是以可能性归类,不服输也不甘于轻言言败。
  
  其实二十又余载的我们内心既是脆弱的又是坚强的更是矛盾的。我们既渴望快速的得到他人的认可又想为自己留有一片属于自己独享的净土,或者找到一个可以依然依偎的臂膀,就像小时候一般。儿时的我们只需要乖乖的按照大人的言辞刻意或者不刻意的去行径。只要是按照父母、老师或者其他的长辈们所言,我们的道路好像一片光明。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首先开始学会了排斥,学会了逆反,学会了独立思索。而今内心的反抗有多么的强烈就像当初多么认真的听话一样浓烈。如今内心有的只是那般的渴望去挣脱那份隐形的约束、管制。却在受委屈时又是多么的渴望那份约束和管制,最起码不用自己思考、顾虑过多。
  
  随着年龄的增长,真心感觉的到的是越长大内心越是胆怯,越长大内心越是孤独、易于生畏。再也没有那初生牛犊的冲动、以及随心所欲的想法。甚至感觉好多事情并不是曾经知道、了解的那般简单,那般可以任意而为。束手束脚到是内心最为真实的感觉。突然又是那般的渴望怀念被父母管束时的窃喜。
  
  只是孤独总是一个人经常伴随的常态,也是一个人无论何时何地该独自享受的乐园。
  
  临近毕业之际,各种各样嘈杂的事情接踵而至。你总是会听到好多好多人热衷的给你分享着自己的过往,自己的经验,以及自己的种种。还有父母亲,不知所以的跟着你操心,其实他们并不知道你的内心想法,内心打算。只是一味的说教,一味的操心。甚至怀疑,怀疑这样的一个你要如何在这个社会的大染缸、大熔炉里如何立足,如何生存。我就想知道世界上有哪一个人和别人走过同一条路,或者可以替代他人走这条同样的路,这世界上没有这样的一个人。既然明知道每一个人都会有一条属于自己独走的路要走,为何还要说那么多,操那么多心。原因很简单,说是你是她或他的父母亲,长辈,过来人等等。其实事实是你不相信你看着长大,看着成长的孩子有能力生存,有能力懂得如何生存。
  
  于是二十又余载的我们开始急于证明,急于表现,故而忘记自己的初心。故而做着一些并不乐意做的事情,机械性的为了生存开始做着事与愿违的事情。并还在时时刻刻的告诫着自己:“你不是圣人,你只是一个凡人,一个和众人一样的世俗之人,你要生存,只有解决了基本的生存才有机会追求以后的精神享受。”只是我们忘了,我们的人生中只有或者说仅有一个二十又余载,不会多来一次。记得看过周国平这样的一句话:“一个人不论伟大还是平凡,只要他顺应自己的天性,找到了自己真正喜欢做的事情,并且一心把自己喜欢的做的事做得尽善尽美,他在这世界上就有了牢不可破的家园。”我当时看见这句话突然有种莫名的感动。就像很多人对于成功的定义不同一样,有些人既是富甲一方却也很穷,有些人既是衣衫褴褛却也富甲几方。所以该在什么样的年龄就该具备什么样的气息,这样才真实,才会活的舒畅。
  
  二十又余载的我们,真正需要修炼的便是一个强大的内心,我想一颗强大的内心便可以创造出很多很多的可能性。如同爱因斯坦所说:“同一层面的问题,不可能在同一个层面解决,只有在高于它的层面才能解决。”
  
  和老爸交流完,听完他的种种担忧,我的内心很理解他的担忧,但是我更多觉得是没有那个必要,于是给父亲发了一段长文:爸爸,我觉得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况且我还是很幸运的,受到安拉这么大的厚爱与眷顾,我很质感的!我昨晚上想了想你说的话,思考了一下。我知道自己心里有数的事情而你并不清楚我的想法,所以跟着干着急。所以觉得有必要告诉你,别让你跟着操心。我有自己的想法,你就大可放心,也不必操心。
  
  其一,你劳心劳神又起不了任何作用。
  
  其二,你要相信我,我绝对不会找不到工作,我不必任何人差,我认为自己是一个有能力的人。所以你要相信女儿。
  
  其三,你已经为我付出很多,没必要事事都操心,没必要。还有放心,女儿想要啥,一定会努力得到的!
  
  亲爱滴老爸,放心哈,别人有的我也会有,别人没有的我也会有。你要信任女儿。我可不想给你增添白发。你要相信我,这可是对我最大的鼓励。况且我还没毕业,不用着急,到时候该有的一样也不会少,所以别操心我的工作或者其他的事情,你吃好喝好,身体好好的!等着女儿以后赚钱养活你昂!
  
  我的父亲并没有回复我任何话,但是我知道他看到了,默认了。习惯性的被放养式教育了二十几年,我觉得这就是我父母给我步入社会最好的礼物。
  
  二十又余载,输了还有资本再战。况且不一定只是输,毕竟初次看山是山,再次看山不是山,又来看山还是山。
  

上一篇:牵挂

下一篇:自我的救赎

辽ICP备09001520号  |   QQ:67899988  |  地址:沈阳长白岛  |  电话:666  |  
Copyright © 2018 沈阳长白岛社区网 版权所有,授权/使用 Powered by changbaida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