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 登陆 | 注册 | 留言 | 设首页 | 加收藏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长白大记事 > 文章 当前位置: 长白大记事 > 文章

每个人的目的地都不一样

时间:2018-06-12    点击: 次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 小 + 大

有的人为生,有的为人死。他要的似乎在生死面前更加卑贱:能有一个与我在阳光下十指紧扣步入婚姻的人。卑贱到什么程度,可以不是因为爱情……殊不知这是一个多么大的愿望。
  
  不一样,什么叫不一样。他置身茫茫人海,他从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喜欢,多么美好的一个词。可他觉得自己掉进了地狱,让他的整个青春暗无天日。
  
  他的母亲,一个辛苦了大半辈子的人。皱纹爬了满脸,能明显的看见一些头发都白了。岁月总是表现得这样直白让人措手不及。
  
  父亲沉着脸不说话,母亲不住的抹泪,她许是后悔了吧?
  
  他只是跪在堂屋中间沉默。忽的一下流泪了,不声不响的。他张口声音颤抖而嘶哑“妈,我们都是普通人家的孩子。那个人要是毁了怎么办?我怎么办?”
  
  “不是谁勇敢不起,而是我觉得可以了。你要把我的伤口撕开面向全世界。这个世界没有错,我又错在哪里了。”“你没有罪恶感吗?”“我为什么要有罪恶感?阿姨,你知道你儿子有自杀过吗?我们没有不一样!我没有烧杀抢掠,没有越法越律,没有动摇国家的根基。我觉得我很正常。”她有些慌但她不信。“所以,够了!如您所愿这正是您要的结果,他们觉得跟我说话都恶心。”“为什么一定是我儿子?”那个人望着杯子里的纯净水很久“因为是他,因为是我。”
  
  那是多久以后了,在昏昏沉沉的夜晚,在海浪声声的沙地上,那两个人只是坐在那里,那个人一直流泪,一切的一切都看不清了。旁边的人抓着那个人的手,如果一切都这么美好……那个人说“如果我死了,也别来看我。”手都不敢用力了,就好像是什么易碎品真的就碎了,在没有原来的样子。“好。”几秒后他们的笑声荡漾在夜里,看着潮水漫过他们的脚踝……没有以后,真是一个好词动人又凄美。
  
  后来。他说“妈,我可以结婚了。”母亲对于他的妥协脸上看出欣喜就要若狂了,看着儿子的带泪的脸,母亲的欣喜崩了。还好一切在正轨:他,要结婚了。
  
  于是,他真的结婚了。然后再离婚,然后他领养了个孩子。
  
  没有人问为什么就是那个人了?对呀,为什么就是那个人了。在他最青春年少恐惧的时候那个人说“别怕啊!我们是一样的。”地狱就这样照进了阳光。我不是单枪匹马,我有同伴啊!到底要怎样做才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要优秀,多优秀?可是怎么办?我啊!不优秀怎么办?“你怕吗?”“怕啊,可是你是我的光啊!”
  
  多年以后,老父亲看着玩闹的小孩淡淡的来了一句“你真的想过死吗?”他愣在那儿了“有过,不止一次。以后不会了。”“因为那个人吗?”“那个人没有多优秀,但他是我的光。”
  
  他是对于日子不来感的那种人,什么节日,什么生日,什么纪念日……但他记得那年十二月二十八。路很泥淋,到处都能见没有化完的雪,那个人就那样糊咚咚的入了他的眼。多年来的情绪什么的好像都麻木了,他们只是抱了一下,连对方过得好不好都没问。沉默的走到站台异口同声“十一年了。”是啊!十一年了,他们都快四十了。
  
  “阿姨,不是说我们没有彼此就不能活,而是有对方更好。”
  
  妈,他就是我的人间。全世界都背弃我的时候,他就在我的身边。没有哪一次,泪叫人如此欢喜。
  
  我们要活得很老很老,老得走不动,然后我们换上干净衣服,手牵手躺到床上,我说死吧,我们就一起死了。
  

上一篇:相思结

下一篇:生命在于运动,只要动起来,一切皆有可能

辽ICP备09001520号  |   QQ:67899988  |  地址:沈阳长白岛  |  电话:666  |  
Copyright © 2018 沈阳长白岛社区网 版权所有,授权/使用 Powered by changbaidao.net